昨天下午,宜昌下起大雨,在宜昌体育馆门前,羽毛球超级联赛湖北对青岛的竞赛门票,销售情况极其
惨淡。工作人员无奈地摇头。上一场对江苏队的竞赛中,尽管宜昌女孩赵芸蕾在拿到奥运会双料冠军后,首次回到家园打竞赛,体育馆也空着相当多的位置。

  这种情况,并非湖北一家,羽毛球超级联赛,仿佛
已走到了止境。

  央视不转播 各队都差钱

  与上赛季一样,本赛季的羽超联赛依旧没能得到央视的直播。上赛季,央视体育频道总监江战争曾率直,羽超收视率太低,和
赛程七零八落不固定,不具备直播的前提。本赛季,江战争直接给出如许的说明,“不人跟我来谈过羽超转播的工作,我们今年也不会在体育频道转播,只在CNTV(网络台)播出。”羽超重开后,连续三届得不到央视的青眼,说到底还是由于羽超缺钱。两千多万的转播高价,对于羽超联赛来说,实在是一个天文数字。

  羽超缺钱,从总冠名至今空缺便可见一斑。上赛季直到开赛前最后一刻,中国羽协才找到了某汽车品牌作为总冠名副手商,度过了一个赛季。本赛季,羽超“裸奔”上阵。不钱,当然吸收不了央视的直播,而不直播,更加没法吸收副手商的兴味。

  对于各俱乐部来说,寻找资金更是一个大问题。湖北省乒羽中心主任石伟直接跟记者率直:“缺钱啊。不美联地产的副手,我们参加不了这个联赛。”

  明星频缺赛 观众责怪多

  自从羽超联赛开打后,国手的联赛缺席率一直备受争议。在国家队的竞赛和联赛之间,国手们老是毫不犹豫地选择前者。上赛季,广州队主场迎战湖南队,主队在宣传上早早打出“林(林丹)鲍(鲍春来)大战”的噱头,没想到鲍春来最后确实来了广州,却不上场,造成上千球迷围堵售票处高喊退票。如许的工作并非个案,国手随意缺席令各俱乐部均普天同庆。

  本赛季,中国羽协做出了解决这一问题的姿态,拟规定:A级运动员(获奥运会、世锦赛冠军的选手)的进场率不得低于70%,外援进场不得低于四场,否则重罚。不过“重罚”有多重,羽协并未出台相关的细节规范,终究
会起到怎样的效果,还需张望。

  9月6日,湖北主场对阵江苏,陈金不参加竞赛。宜昌球迷还好,不说甚么
。而同一天,上海主场对阵八一,伦敦奥运会男单冠军林丹和女单冠军李雪芮,双双缺阵,引发球迷不满。上海队球员谌龙在赢球后也坦率地说:“如果林丹来,肯定会更精彩,打得也会更投入。”

  名为国家队 实则伪职业

  明星球员们有他们的道理,历久在国家队集训,国际羽联大大小小的赛事几乎把日程表填满,交战羽超,对于他们而言更像是见缝插针的“客串”。“每个运动员都有本身的计谋,以是不可能每场球都上。”林丹就曾对此问题回应道,“球迷当然会有遗憾,不过也但愿各人了解,球员更首要的任务还是放在国家队。”

  由于国家队而放弃一部分联赛,这一点,恰恰和职业化足球倒了个个。在真正的职业足球中,球员更多的是优先满足俱乐部,由于俱乐部付了高额的报酬。当然,羽毛球国手优先国家队也不错,然而所谓羽毛球职业联赛,就仅仅只是一个外表了。

  中国体育的评价标准是奥运会和全运会,以是,羽毛球俱乐部从一开始就是“畸形”产品。说是职业球队,它不过是背着商业副手外壳的专业队,必须依托当地体育局,也没法睁开纯市场化的运作;说是专业队,俱乐部的联赛成绩又其实不作为各省市体育局的首要参考,相比以全运会为代表的各级运动会,以至可以忽略不计。

  在如许的情况下,所谓羽毛球超级联赛,怪事不竭:每一年的赛事时间不固定,东道主人主场不固定,湖北目前这两轮主场在宜昌,后面的主场还不彻底肯定
,而江苏队居然有五个主场;明星球员时打时不打。终究
的了局就是观众不买账,所谓职业化,几乎彻底破产。

  记者余国华 本报宜昌专电

更多精彩报道,尽在https://bebebabitas.com